去目錄頁

字母

以下是世界语字母表:

  • Aa ami
  • Bb bela 漂亮的
  • Cc celo 目标
  • Ĉĉ ĉokolado 巧克力
  • Dd doni 给予
  • Ee egala 平等的, 公平的
  • Ff facila 容易的
  • Gg granda 大的
  • Ĝĝ ĝui 享受
  • Hh horo 小时, 钟点
  • Ĥĥ ĥoro 合唱
  • Ii infano 小孩
  • Jj juna 年青的
  • Ĵĵ ĵurnalo 报纸
  • Kk kafo 咖啡
  • Ll lando 国家
  • Mm maro
  • Nn nokto 夜晚
  • Oo oro 金子
  • Pp paco 和平
  • Rr rapida 快速的
  • Ss salti
  • Ŝŝ ŝipo
  • Tt tago 白天
  • Uu urbo 城市
  • Ŭŭ aŭto 汽车
  • Vv vivo 生活, 生命
  • Zz zebro 斑马
大写字母: A, B, C, Ĉ, D, E, F, G, Ĝ, H, Ĥ, I, J, Ĵ, K, L, M, N, O, P, R, S, Ŝ, T, U, Ŭ, V, Z
小写字母: a, b, c, ĉ, d, e, f, g, ĝ, h, ĥ, i, j, ĵ, k, l, m, n, o, p, r, s, ŝ, t, u, ŭ, v, z
字母名称: a, bo, co, ĉo, do, e, fo, go, ĝo, ho, ĥo, i, jo, ĵo, ko, lo, mo, no, o, po, ro, so, ŝo, to, u, ŭo, vo, zo

大写字母与小写字母

每一个字母都有两种形式: 大写字母和{3}小写字母{4}. 小写字母是常规的字母形式. 人们习惯上将大写字母用于主要句子的首字母以及专有名称的首字母.

顶符

有六个字母是世界语独有的: Ĉ, Ĝ, Ĥ, Ĵ, Ŝ, Ŭ. 它们都有顶符, 顶符 ^ 叫做变音符或 “帽子”. Ŭ 上面的顶符称为 “钩符”.

当不可能使用符合规则的顶符时, 可以使用替代的书写法. 正式的替代法是 "世界语基础" (Fundamento de Esperanto) 中的 H 书写法. 在 H 书写法中, 人们使用后置的 H 来代替变音符, 并且完全省去了 Ŭ 上的 “钩符”: ch, gh, hh, jh, sh, u. 在电脑文本处理时或电子邮件等文本中, 许多人使用后置的 X 来代替变音符和 “钩符”: cx, gx, hx, jx, sx, ux.

发音

字母 A, E, I, O, U 是元音, 所有其他字母为辅音. 所有的字母都必须要发音, 没有不发音的字母.

元音

元音 发音描述 国际音标符号
I 像拼音符号[I] [i]
U 像拼音符号[U] [u]
E 像拼音符号[E] [e]
O 像拼音符号[O] [o]
A 像拼音符号[A] [a]

重音

在具有两个或更多个元音的词中, 一个元音发音比其余的更强, 这就是重音. 重音始终在倒 数第二个元音上 (以下大写元音字母表示重音): tAblo, nenIam, rapIda, taksIo, familIo, revolvEro, krokodIloj, eskImo, diskUtas, mEtro, metrOo, Apud, anstAtaŭ, trIcent, mAlpli, Ekde, kElkmil 等等.

词尾 O 可以由省音符替代. 人们将省音符看作 (不发音的) 元音, 因此重音不变: taksI', familI', revolvEr', metrO'.

元音的音变

元音的发音位置可以在一定的范围内自由变化. 重要的仅仅是, 每个元音在五个元音中不要相互之间过度靠近.

在世界语中, 元音的长度是完全没有意义的. 人们可以随意地将它发得较长, 中长, 或较短.

每个世界语元音都要 “无移动地” 发出, 这就是说, 在发一个元音时, 不可以听到舌头从口腔中的一个位置移向另一个位置. 例如, 不要将 E 发成 ej, 将 O 发成 oŭ.

辅音

辅音 发音描述 国际音标符号
B 像拼音符号 [b] [b]
P 像拼音符号 [p] [p]
D 像拼音符号 [d] [d]
T 像拼音符号 [t] [t]
G 像拼音符号 [g] [g]
K 像拼音符号 [k] [k]
V 像拼音符号 [v] [v]
F 像拼音符号 [f] [f]
Z 像拼音符号 [z] [z]
S 像拼音符号 [s] [s]
Ĵ 像拼音符号 [ri] [ʒ]
Ŝ 像拼音符号 [sh] [ʃ]
Ĥ 类似拼音符号 h, 但摩擦部位在软腭 [x]
H 像拼音符号 [h] [h]
C 像拼音符号 [c] [ts]
Ĝ 像拼音符号 [ji] [dʒ]
Ĉ 像拼音符号 [ch] [tʃ]
M 像拼音符号 [m] [m]
N 像拼音符号 [n] [n]
L 像拼音符号 [l] [l]
R 类似拼音符号 r, 但发颤音 [r]
J 像拼音符号 [y] [j]
Ŭ 像拼音符号[U] [w]

半元音

按照发音方式, 半元音 J 和 Ŭ 是元音, 但是在世界语中它们起辅音的作用. 它们始终是短音, 从来不能接受重音. 半元音始终出现在真正的元音之前或之后. Ŭ 一般只出现在 aŭ, eŭ 等组合中.

辅音的音变

当清辅音直接位于浊辅音之前时, 许多人倾向于将其浊化: akvo → "agvo", okdek → "ogdek". 相反地, 当浊辅音位于清辅音之前时, 许多人倾向于将其清化: subtaso → "suptaso", absolute → "apsolute". 这样的改变原则上总是不对的, 但是, 只要它们不致引起误解, 在实践中却常常被容忍. 有时, 有些人可能倾向于将词末的浊辅音清化: apud → "aput", sed → "set", hund' → "hunt", naz' → "nas". 这样的改变则不被接受, 应加以避免.

说某些语言的人倾向于将辅音连缀 KV 和 GV 分别发成 kŭ 和 gŭ: akvo → "akŭo", kvin → "kŭin", gvidi → "gŭidi". 在世界语词中, Ŭ 从来不可以直接跟在辅音之后, 因此, 几乎不会产生误解, 但是这种发音一般认为是不正确的.

在一些语言中, 人们以送气的方式发 P, T, K, C, Ĉ 等音, 就像后接了一个弱 H 音. 在世界语中, 这些辅音一般是不送气的, 但是在这点上并不存在规定. 于是, 如果人们愿意, 就可以发送气音, 但是要注意, 送气音不要发成完全的 H 音.

L 音是由牙齿的局部阻塞而形成的. 如果仅仅在那里阻塞, L 音发音 “清晰”. 如果舌后部同时向软腭抬起, L 音发音 “模糊” (以类似 u 音的方式). 这种模糊的 L 音是完好的选择, 但是要注意, 不要将它发成 Ŭ 音. 如果牙齿的主要阻塞消失的话, 这种情况就会发生.

当 N 位于齿龈音或软腭音之前时, 人们倾向于将 N 变为齿龈音 (小的区别) 或变为软腭音 (大的区别), 以方便发音: tranĉi, manĝi, longa, banko 等. 这是没有问题的,因为不存在 N 会与之混淆的齿龈鼻音或软腭鼻音. 相似地, 在其他唇齿音之前, 人们倾向于将 M 发成唇齿音: amforo, ŝaŭmvino 等. 这也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要注意, 不要将 N 发成唇齿音: infero, enveni 等, 因为这时人们会混淆 N 和 M, 而这是不可接受的. 当然, 人们可以永远使用 N 和 M 的基本发音.

R 在正常情况下为齿音, 而实际上人们在口腔的哪个部位发此音并不重要. 例如, 软腭音 R 是一个完好的选择. 有关 R 重要的是, 它应是颤音. 于是, 软腭音 R 最好也应是颤音 (它应是 “被滚动的”), 这就是说, 小舌朝向舌身颤动. R 在词的所有位置都同样要颤动. 例如, 在 rivero 一词中, 两个 R 都要发出来. 人们也使用各种其他种类的 R 音, 在实践中也足以被接受. 然而, 人们要注意 R 音不要与其他辅音混淆,或与五个元音的任何一个混淆.

在世界语中, 辅音的长度是完全没有意义的. 人们可以随意地将它发得较长, 中长, 或较短.

回到上端